时时彩平台 > 近身妖孽兵王 > 第两千二百九十七章 我又看到了你

第两千二百九十七章 我又看到了你

作者:榴莲糖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expo62.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而那片虚无空间也消散,祭坛重归地表。大风呼啸,白骨粉飞扬,一点一点的落下,重新覆盖住祭坛,就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大荒茫茫,生机黯然,秃山耸立,草木稀树。

    这样的环境下,不说人类,就是野兽、妖兽都少有。然而,就是在这样鸟不拉稀的地方,却存在着一个荒村。此时,荒村外不远处,三个年轻人押着一个少女,有说有笑,一副恶霸的样子,正向村子走来。

    “臭丫头,走快点,要不然,老子让你好看。”为首的是个青年,十三四岁,穿着华贵的绸缎子。人不大,却不是善人,一巴掌甩在那个少女脸上。

    少女也就十二三岁,粗布麻衣,头发凌乱,还夹着几根杂草。被甩了一巴掌,白皙的脸上留下了一个掌印,但她却不敢哭出声,只能默默的流泪。

    荒村深处,有一口黑色的枯井,枯井上有一个黄色的泥台,也不知道存在了多久了,黄泥台有了许多小裂痕,却不曾龟裂。

    整个村子里的人都围住了枯井、泥台,老少一起也不足五十人。

    “村长,这个泥台,怎会有动静?”有人问老村长,显得有些害怕。

    “好像有东西要出现。”

    “大家不要怕,这是老祖宗留下的,应该不会对我们不利。”老村长大声喊道,安抚众人的情绪。

    嗡

    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中,黄泥台轻轻抖动,发出一阵微弱的黄光,而后,黄泥台上,出现了一个人。

    “额,是个青年。”看到出现的是人族青年,村人稍微放心了一点点,好奇的看着。他们很吃惊,这个黄泥台,世代伴随着村子,并没什么用处,何曾想过,会莫名其妙的出现一个人。

    那个青年,身着宽大的黑袍,背着一把幽黑的大弓。正是叶落,通过禁区古路中的祭坛,回归了。

    他走下黄泥台,那黄泥台又恢复了往昔的样子,就像是用黄泥铸成,干裂着,毫不起眼。

    “青年,你,从哪里来?”众人后退,对于陌生人,村里人还是害怕的,老村问道。

    “大家不要怕,我不会加害你们的。”叶落掀开帽子,露出一张清秀,带着笑容的脸。这让村里人的戒心又少了很多,很阳光和善的一个青年。

    “大哥哥,你来自自哪里?居然从黄泥台里出现,好神奇噢。”一个小屁孩好奇的问道,明亮乌黑的大眼睛看着叶落,骨碌碌的转。

    “是好神奇啊,我从边关而来。”叶落没有隐瞒,村里人都很朴实,他觉得没必要撒谎什么的。

    “远来是客,青年人到村里坐坐吧。”老村长是个七十多岁的老者,满头白发,拄着拐杖,和蔼的邀请。

    “多谢村长。”叶落道谢,随着村长进入村子里。

    这个村子不大,可以说小。总共就十几户人家,二十多座木制茅屋散落着,彼此都隔着一段距离。叶落看到有几个茅棚里圈养着一些家禽家畜。

    而在村子外面则存在着少数田地,种有庄稼、蔬菜等。更远的地方,则是一望无际的大荒,萧条、枯寂,了无生机。

    这是一个荒村,叶落第一个时间判断,同时他也生了疑问。这么小一个村落,如何能在大荒中久存,随便遇到一些强大的野兽也抵挡不住。还有那个黄泥台,很神秘啊,连通着禁区古路中的祭坛。

    “这个村子不简单。”叶落低声自语了一句,那个黄泥台压着一口枯井,绝对有些年头。这可能是一个被世人所遗忘的古村。

    来到村长家,叶落刚接住村长倒给他的一碗水,还没来得及喝。就有一个年壮的村民急忙忙跑来,焦急的叫道:“村长,不好了,有修士来了。茜茜、茜茜被那些人抓住了。”

    “什么?茜茜。”老村长七老八十了哪里能经受这样的打击,苍老的身子颤抖着,差点栽倒,叶落赶紧扶住村长。

    “快带我去。”村长拄着拐杖急火火的赶到村头,此刻全村人都到了,都很害怕。大人护着小孩,很多小孩都吓哭了。

    叶落跟着村长赶到,见到三个年轻人,擒住了一个少女。三个年轻人,年纪都不大,最大的不足二十岁,最小的也就十四岁。但修为很高,是三个人神境的高手。

    而那个少女,才十二三岁,泪水打湿了脸颊。而在稚嫩的脸庞上,留着两个红彤彤的的大手印,十个手指头清晰可见。

    叶落当时就怒了,眼中冒着杀气。那个少女,应该就是茜茜,只是凡人而已,却遭到这样的虐待,实在是令人气愤。

    “三位大人,不知茜茜哪里得罪了你们,老朽给你们赔不是了。还请大人放了我孙女。”老村长恳求道,他就这么一个孙女了。

    “老家伙,跪下来求本少爷,本少爷一高兴说不定就放了你孙女。哦,对了,听说你们村里有个黄泥台,本少爷很感兴趣,快交出来吧。”那个青年傲慢的说道,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明显是为首者。

    “大人呐,我们村子穷的连饭都吃不上,哪里有什么黄泥台。不知大人从哪里听说的。”老村长敷衍道,村里其他人也心里一惊。那个黄泥台,与村子同在,也不知多青年了。是祖宗留下来的,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祖训有告诫,要守护黄泥台。

    “大人,您一定是搞错了……”有村民们壮着胆子说道。

    “闭嘴,废话少说,不交出黄泥台,本少爷就杀光你们。”那个青年长的很俊朗,但一双眸子却跟毒蛇一样,冷冷的盯着众人。

    此人,名傅康,是剑宗宗主的小儿子,仗着出身与天赋,飞扬跋扈,无恶不作。他无意间从祖辈哪里得悉一点消息,觉得所谓的黄泥台不同凡响,便寻到了这里来。

    实则,傅康并不清楚,这个古村是否存在什么黄泥台,只是利用威慑手段恐吓而已。

    很多老人和小孩都被吓的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