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平台 > 毒妻在上 > 第661章 暗斗

第661章 暗斗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expo62.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星前辈,您急着召集二十七宗太上,难道发生了什么?”

    花颜匆匆而来,白宿不答反问:“人呢?”

    花颜颔首,“都在大殿。”

    “时间紧迫,我一起解释。”

    白宿揉了揉眉心,快步进入大殿之中,随后便看到了各圣宗太上,其中还有不少眼熟的的老朋友。

    项华虽然修为在众太上众算不得最强,但其余二十六人的命可以说都是他救的,因此坐在了上首左边第一个位置,其对面的位置却是空着。

    “两个空位,难不成苏太上回归了?”

    项华忍不住想道,这时殿外传来脚步声,所有人循声望前,便看到一位青年与花颜宗主联袂而来。

    看到青年的面孔,项华年轻时的记忆迅速被激活,忍不住站了起来,惊声道:“您是……天星谷的白前辈?”

    “白前辈,您居然还活着!”

    又有一人站起来,神色激动,显然不止一个人认识白宿,其他人虽然没见过白宿,但项华那句话的提示足够多,纷纷恍然。

    面前这位,居然是天涯客最为神秘的那老祖吗?

    果然,逆宗的强大不是毫无理由的,连天星老祖这般隐秘的存在,也能看到。

    白宿眼中焦急不减,语气却沉稳异常,“老朽唤诸位前来,乃是有急事。白魔不出意外,已经动手了。”

    “什么?”

    所有人面色微变,项华更是愕然,“我一直都在关注命宫的动向,他们分明没有明显的人员流动。”

    “若是连你都能发现,白魔早就死了一万年。”

    白宿低沉出声,“他从来不喜欢亲自出手,阴招频出,若是等我们发觉,一切都晚了。老朽近日收集情报,终于发现异样之处……”

    白宿接着将情报分享,并说出自己的猜想。

    大殿内果然安静下来,只剩下众多半帝略微粗重的呼吸声。

    凤溪老祖叹息一声,“我们之中或多或少,都受过命蛊迫害,对于白魔的手段,是该有心理准备了,白前辈,你若是有什么办法,尽管吩咐,我们照做便是。”

    “看来你们都猜到了。”

    白宿扫过众人,“白魔想要继续依靠天道毁灭我等,得需要一个引子,修士滥杀凡人是极好的理由,虽然我不知他有什么办法能将屎盆子扣在我们头上,我们不得不防。”

    “这要如何防?”

    凤溪老祖忍不住发问,关乎天道之事,他们实在没有任何经验。

    “先祖曾说,天道或许只是一个工具,它若要降罚,必得有足够的理由。白魔想要给他理由,那我们便从源头解决。”

    白宿挥袖散出二十八枚玉简,自动落入所有人手中,“此秘术,名为《告天道》,作法之后,你们一宗所有行动,都会在天道注视之中,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

    白宿说到此,双眸眯起,露出意味深长地笑。

    “若白魔贸然诬陷,他会为他的大意付出代价。”

    众太上面面相觑,随后轰然应诺!

    接下来数日,白宿每天都会收到关

    于凡人被屠灭的消息,凡人城落太多,命宫又是随意选择,他想阻止都阻止不了,只能按捺诸心思,耐心等待。

    终于有一日,逆宗大门前忽然出现一人。

    面对掩盖在云雾中的山门,她身子微微一福,低头轻唤:“紫瀚宗苏子佩,求见逆宗宗主。”

    “紫瀚宗的苏子佩,这个时候回来了?”

    花颜听到通报,美眸闪过戒备之色,轻声吩咐:“将紫瀚宗宗主唤来。”

    不多时,穿着管事服饰的紫瀚宗主来到大殿,神色平静,行礼之后说道:“宗主,有何事吩咐?”

    “对于苏子佩,你可知她离宗后去了哪里?”

    花颜此话一出,紫瀚宗主平静的神色顿时有了波动,“苏子佩,她回来了?”

    “就在总门外。”

    花颜没打算隐瞒,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紫瀚宗主的反应。令她奇怪的是,听到这句话后,紫瀚宗主第一个反应居然不是高兴,更像是在害怕。

    他在怕什么?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紫瀚宗主还不知自己暴露,露出笑容道:“我只知她后来被一位圣宗太上看上,人往高处走,我也不好留她,后来才知她去的圣宗乃是命宫所属,如今能活着回来,自然是再好不过。”

    紫瀚宗主奇怪的反应,被花颜看在眼里,她沉吟片刻,谨慎地给白宿传音。

    不多时,白宿的身影从内殿走出。

    紫瀚宗主看到他第一眼,立刻露出恐惧之色,口中“嗬嗬”出声,脑袋在数息间膨胀,随后砰地一声,如西瓜般炸开,红的白的散了一地。

    花颜挥袖将所有血水都挡在护盾之外,眉头紧皱片刻,命人过来清扫后,看到白宿还在沉思,忍不住问道:

    “白前辈,这是怎么回事?”

    白宿紧皱眉头,摇摇头道:“应该是咒术的一种,此人早就被种下咒术,我到来后它察觉到信息暴露的危机,便自毁了。”

    花颜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世上竟有如此可怕的咒术?!又是白魔的手笔?”

    “不,是另一个人。”

    白宿神色凝重,喃喃道:“我明明知道她,却一直忽略了她的存在。”

    千面魔女!

    敌人不是一个,而是两个!

    她的咒术无迹可寻,有时候甚至比白魔还要恐怖。

    他没有深思,唯恐落入千面魔女的圈套,抬头说道:“耽搁太久了,让那苏子佩进来吧,我们可不能让白魔的使者久等。”

    花颜点点头,吩咐下去。

    不多时,身着紫瀚宗圣女服的苏子佩走入大殿之中,看到殿内只有花颜一眼,她表情轻松了些许,迈步上前行了一礼。

    “弟子苏子佩,拜见宗主。”

    花颜闻言轻笑,“苏子佩,你非我宗弟子,何必自称弟子?”

    苏子佩下巴微抬,语气充满恭敬,“弟子本为紫瀚宗圣女,紫瀚宗既然归入逆宗,弟子自然也是逆宗的一员,此刻正逢大战关键,弟子应该回来,为宗门尽一份力才是。”

    “说的很不错。”

    花颜轻轻拍掌,“可对你而言,这样又有什么好处?我们逆宗的条件,可没你命宫好,是什么让你放弃命宫,倒戈投降敌人呢?”

    苏子佩脸上的笑容微僵,她暗中投靠命宫极为隐秘,只有最为核心的弟子知晓她代替了凌娴,成为命宫圣女。

    逆宗又是如何知道的?

    难道命宫内有奸细?

    也有可能是在诈我,我此刻前来,的确可疑。

    这一瞬间,苏子佩想道了很多,但一想到命祖大人肯定的语气,她的慌乱很快压下,继续说道:

    “投靠命宫,纯属无稽之谈,这些年弟子其实一直都在暗中查探命宫虚实,为的就是这一刻,若是弟子可以递出投名状,可否能让弟子重归逆宗?”

    花颜眸子闪了闪,白宿前辈神机妙算,这苏子佩果然想要千方百计和逆宗拉上关系,如此便能让屠杀凡人的罪孽,与逆宗挂钩,继而降下雷劫。

    而在这个过程中,白魔损失的不过是一个无所谓的棋子,真是好算盘,看苏子佩的模样,多半也还蒙在鼓里,可恨又可悲啊。

    她眼中掠过一丝怜悯,但很快就平息,按照之前白宿地吩咐,点头道:“我答应你,只要你给的答案,足够有价值,让你回来又如何?”

    苏子佩听到了最想听的一句话,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

    师尊说过,不管逆宗宗主是否履行承诺,只要有这句话,事便成了!她将是最大的功臣,下一代宫主之位,非她莫属!

    苏子佩深吸一口气,从最简单的开始说,从现在开始,她要给师尊争取足够的时间。

    “其实在命宫所属的巅峰圣宗中,圣天祠主是地位最低的,我也不知道为何,但圣天祠主只能在外界微风,在命祖面前,就像是一条狗……”

    苏子佩还没说完,就被花颜摆了摆手,强行打断,“你说的这些,最多算是八卦,对于逆宗一点好处都无,我再给你一个机会,重新来。否则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苏子佩心头一紧,顿时有种窒息之感。

    花颜看上去十分好说话,可一旦翻脸,她感受到的压迫感,竟丝毫不比在命祖面前低。

    这一切,自然归功于白宿在暗中施展的秘法,为了能从苏子佩口中撬出点有用信息,他也算是费尽心思。

    苏子佩要表明诚意,白魔就不能在她身上做任何手脚。

    这便是突破口,但苏子佩透露的信息也有可能是白魔放的烟雾弹,需要仔细甄别。

    这时,苏子佩终于调整好心态,重新开口:“命祖的目的,与称霸青水界无关,他似乎天生瓶颈,无法突破至大帝,因此他便想到另一个办法,用一界所有天骄的命魂,为他重铸根基!”

    这是她偷听而来的谈话,可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要能镇住花颜,这些人很快就会死,谁又知道她泄密过?!

    花颜果然被这道信息惊住,冥冥之中,天道规则自行运转,天空雷声隐隐。

    可雷声来得快,去的更快。还没等逆宗普通弟子有所反应,天空便重新放晴。

    白色宫殿之中,白命的笑容僵在了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