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平台 > 龙城 > 第一百一十六节 再见控芒

第一百一十六节 再见控芒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expo62.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准备好了吗?”

    公共频道里响起荒木神刀的声音,红黑色的【悲歌】悬停在山谷上空。

    驾驶舱内,荒木神刀面色严肃,她的表情严肃,流露出前所未的认真。

    上次偷袭被发杀,她花费了大量的时间来总结。她必须得承认,她犯了大量致错误,其中最根本的原因是轻敌。因为那时的她,并没有把龙城放在眼里,整个偷袭的行动,都充满了轻率和随意,缺乏缜密的计划。

    但是今天,她绝对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悲歌光甲左右双手各握一把长刀,刀身狭长,带着微微弯曲的弧度。

    荒木神刀第一眼就看中悲歌光甲,她见过的光甲很多,但是像【悲歌】这般极端而危险的光甲,很少见到。除此之外,数量多达9个辅助引擎,非常有利于她发挥擅长的灵活走位。

    唯一可惜的是,她没有适应过这架光甲。

    刚买来自己还没开过光,就被龙城无耻地抢走。

    想到这里,一缕邪火在荒木神刀心中腾地冒出来,战意愈发强烈。

    半空中,红黑色的悲歌光甲右手长刀举起,直指龙城的赤兔。

    刀身以肉眼难以捕捉的幅度和频率颤动,嗡鸣顿生,初如游丝,微不可查,声渐起而转沉郁,其音如二胡悲鸣,呜咽沙哑,如泣如诉,然还未细听,已寂然如空谷。

    一缕如烟如焰的光芒,覆盖刀身,无声无息,吞吐不定,朦胧不灭。

    与此同时,悲歌光甲左手垂下的长刀,也被光芒覆盖。

    红黑色的悲歌如同暗夜里的刺客,两把烟火升腾朦胧不定的长刀,杀气腾腾。

    战斗还未开始,荒木神刀已全力以赴。

    控芒!

    赤兔驾驶舱内,龙城目光一凝,视野内的数据在疯狂跳动。如果稍微差一点的光甲,光是突然暴涨的数据流,就有可能导致光甲主控光脑宕机。

    龙城没有理会这些数据,而是紧紧盯着两把长刀上漂浮不定的“芒”。

    这是他第三次见到真正的“芒”。

    第一次是在教官手上,可惜那时他的实力太弱,看不明白。

    第二次,是荒木神刀偷袭的那次。

    不过那时他虽然惊讶于荒木神刀居然会控芒,但是收获也不多。

    这是第三次,感觉则完全不同。

    他研究了大量关于控芒的论文,还掌握了和控芒有些形似的【含烟斩】。可以说,控芒在他的脑海中已经有一个大概的轮廓雏形,只是其中有许多关键之处,还没有想通。

    看到控芒,龙城立即打消了原本准备用高爆雷速战速决的念头。

    他选择了最简单的武器,左臂拒绝小盾,右手鬼火剑。尽管【赤夜霜刃】品质更好,但是鬼火剑更趁手,面对控芒这种高级技巧,趁手比杀伤更重要。

    赤兔轻轻一抖鬼火剑,剑身立即仿佛多了一抹淡淡的烟雾。

    “含烟斩?”荒木神刀冷笑:“学得挺快,你拿到手也没多久。龙城,你确实有天赋,但是,站在巨人的肩膀才能触摸天空。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含烟斩】和真正的控芒差距有多大!”

    她一点都不喜欢龙城油盐不进的嘴脸。

    龙城不喜欢废话,赤兔拎着鬼火剑,直接上了。

    一群光甲正高速掠过起伏的山峦。

    荒木明正在绞尽脑汁想着待会见到刀刀,该怎么给自己申辩。他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刀刀肯定对于把她扔给龙城的行为极为愤怒。

    怎么才能救赎自己的命运?要不出点血?但是很快他就气馁,想起奶奶喊他来探望刀刀时,满是担忧地说,刀刀身上只有几个亿的零花钱,被人欺负了怎么办……

    他当时恨不得跪下,抱着奶奶的大腿痛哭流涕,难道他不是奶奶的亲孙子吗?

    他也想要几个亿啊!没有几个亿,被人欺负了怎么办?

    然而他不敢,他只能微笑。

    奶奶从小就偏心得厉害,所有亲孙子们零花钱加起来,都没有刀刀的零头。

    要是他们欺负刀刀,刀刀告状,奶奶肯定暴跳如雷,然后拎着他们一顿花样暴揍。可如果刀刀欺负他们,他们跑到奶奶那告状,奶奶每次都哈哈大笑,很开心地说瞧你们怂样。

    说好的男女平等在哪里?

    想起来都是一把辛酸泪。

    其实抛开刀刀这个小插曲,荒木明觉得这次岄星之行还是挺不错。风景优美,又有海盗,不至于那么无聊。还能见到徐柏岩这般气度非凡的厉害人物,姚北寺天赋爆棚的天才少年,称得上不虚此行。

    “前方发现战斗!”

    突如其来的示警声,让荒木明立即警觉起来:“什么位置?”

    “好像……是龙城宿舍的坐标。”

    荒木明神情立即变得严肃:“全速前进!”

    “是!”

    整个小队的光甲引擎光芒暴涨,速度陡然增加。

    随着距离不断拉近,荒木明很快看清楚,是两架光甲在战斗。那架红色的光甲,荒木明认得,是龙城的赤兔。他看过龙城的资料,对这架红色的光甲印象深刻。

    那架红黑色的光甲没见过,不过主控光脑很快查询到光甲的信息,它的名字【悲歌】。

    等等!

    【悲歌】光甲手中长刀那熟悉的朦胧烟雾,荒木明立即反应过来,是刀刀在驾驶【悲歌】!

    奶奶说,刀刀在几个月前掌握了控芒,他听到都吓一跳。

    荒木明虽然觉得奶奶偏心,但也不得不承认,在他们这一辈中,刀刀的天赋最好,最有可能晋升超级师士。刀刀打破了家族子弟掌握控芒的最年轻纪录。

    刀刀怎么和龙城打起来?难道龙城欺负刀刀?

    不可能!

    这世上还有人能欺负刀刀?

    荒木明在通讯频道里说:“注意隐蔽,不要被他们发现。”

    他看明白了,两人应该是在切磋。

    所有光甲连忙降低高度,趴在山坡上,远远观看。

    荒木明的光甲装备的光学雷达性能出色,看得津津有味。眼前不正是考察龙城的天赐良机吗?

    嗯,龙城落入下风,被刀刀压制……

    哇,这就是控芒啊,有点帅啊,自己啥时候能掌握啊?刀刀变得更强了!不是说刚刚掌握几个月吗?看起来很娴熟啊……

    哈哈,龙城这是什么鬼?模仿控芒吗?挺吓唬人的嘛。模仿控芒的技巧有不少,但都是形似,威力天差地别。

    他连忙在通讯频道里问:“谁知道龙城这是什么技巧?”

    回答的是见多识广的霍勒斯:“含烟斩,挺实用的一种技巧。”

    看着刀刀欺负别人,荒木明发现还挺有意思,他有点明白为什么小时候,看他们被刀刀欺负奶奶会哈哈大笑。等等,自己这么想,好像哪里不太对。

    到底哪里不对?

    荒木明很快忘了这个问题,因为他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面对刀刀的控芒,龙城用那个什么含烟斩,居然坚持到现在。

    他反应过来,差点跳起来。

    这不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