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平台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2章 路过尽头----安页(宽容篇)

第2章 路过尽头----安页(宽容篇)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expo62.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远远的一阵铃铛声传来,并非轻灵动听,只带着沉闷,哀婉好似来自地狱的索魂曲,继而便见一双玲珑剔透的玉足轻系着铃铛,赤脚踏在青板上缓缓走来。

    渐近便看清了那少女的模样,那少女披着一袭轻纱般的白衣,犹似身在烟中雾中,看来约莫十六七岁年纪,除了一头黑发之外,全身雪白,面容秀美绝俗,只是肌肤间少了一层血色,显得苍白异常。

    这样一个我见犹怜的女子,竟是生于地狱,长于地狱的死神暗夜,她的使命便是超度怨灵死者的魂灵,无论善恶,无论因果。

    故而要完成怨灵死魂的一个祭奠,他们可以带走他们爱的或恨的人,再或是带走他们的死神一一暗夜,暗夜也无法反抗。

    她曾走过长满青苔的石板路,跨过一丛歪歪斜斜的篱笆到达古老的朝代,看见那红墙上嵌着一扇窗,窗纸早已荡然无存,窗格系满长长短短的红丝绳在风中无助的摇曳,仿佛谁在哀怨哭泣,带着吹不散的愁绪,离群的孤鸟似乎也随着她渺小而孤单的身影起起落落。

    她也曾路过霓灯闪烁红男绿女的现代,看见那觥筹交错,时光如梭,迷失自我,享受折磨的物质生活,为期一千年,她终究即将幻灭在最后一个位面,完成最后一个愿望,路过人性的尽头,没有考虑这一次是否会有所不同?

    最后一个位面是在现代,来到现代,暗夜走进一个在自己房间内酒精中毒身亡的女孩,女孩的魂灵茫然的蹲在她自己的尸体旁。

    看到暗夜,有一瞬间的愕然,这也让暗夜看清了她的脸,细小的瓜子脸,带着两行清泪垂顺的黑发自然披肩,瘦小的身材却发育得极其耐看,并没有魔鬼般的身材,亦没有妖精般的脸庞,却在青涩中带有一丝诱人的气息,自然中带有一丝魅惑的风情。

    讲明身份和目的,暗夜便听到女孩哀怨的哭诉,女孩叫安页,几近与暗夜的名字同调,因父母抛弃,她一直靠各种兼职辛勤挣钱抚养比自己小十岁的弟弟。

    然而一直因自己的弟弟而苦苦支撑着的她,却被医院告知她弟弟因病去世的噩耗,痛苦无处倾诉,她便疯狂喝酒,了却自己年轻的生命。

    没有安慰安页,暗夜只是让她说出自己的愿望。

    “可以帮我把弟弟复活吗?女孩发颤的声音带着期待与乞求。

    “死者可以杀死其他人,却不能复活,比之早前亡故之人。”暗夜的声音清幽动听却毫无感情。

    安页的双目变得毫无色彩,似掉进了没有底的深潭一般万念俱灰。

    “那这愿望不要也罢。”

    超度完安页后暗夜便进入她的肉体,看着镜中的自己,有一丝恍然,因为宿主没有许下愿望,暗夜便可代替她活过这一辈子,才幻灭。

    她没想到她的生命会以这样的方式延续,亦没想到世上竟有放弃魂灵之愿的怨灵存在。

    难道那个女孩那样的不幸遭遇,就没有一个想拉入地狱的人吗?

    人们从来想着世界温柔待他,何人会想着温柔待世界呢?

    几天后安页便找到了一份摄影师的工作,然而她真正的钱财来源却在于投股,她的眼看得见人们的气运财运,只要跟着那个财运最旺的人下注,她便可局局赌中,但为了不使这笔钱财引人注目,她便将其分散百股汇入存折,令人无迹可寻。

    一次,正在电脑前看股势的安页,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安页,有客户投诉你,扣工资……”暗夜看了看手机,备注竟是她兼职的手机店的老板,便关了电脑,走出门。

    果然见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正坐在豪车内向着自己不耐烦地吼着:

    “怎么干活的!”

    以前的安页知道老板会找各种理由克扣她的工资,那个淳朴的少女只是忍气吞声,而后在背后默默哭泣……

    她需要这份工作!

    没有现出厌恶感,安页走向前,奇怪的是男人下一秒便像被定住般,动弹不得。

    安页轻轻对他说了几句话,便见明天的新闻播出,该男子因涉嫌剥削工人,偷税漏税,伪造安全事故骗取保险金等多项违纪事项,被警方充公破产,拘禁,判处有期徒刑。

    死神有着强大的力量,就像昨天的酒店老板乖乖听她的话,将自己的罪行向警方自首,毫无反抗之力。

    只是死神的力量,伤人一千,自损八百……

    已逝的死神告诉她:时刻记住,自己是什么身份的人,有些事可否做,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不要伤人伤己!

    说这句话时,老死神的眼神凝视着树梢的绿意,眼中便融进了新生的苦难。

    他,将世间的景象看了个彻底,却怎样也无法化解自己的忧郁……

    安页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合格的死神……

    安页将新闻报纸上的图片拍下,收入自己的灵魂空间中,那里的图片已有山高,无论是作为暗夜还是死去的安页,始终都独爱拍照摄影,这会让她们觉得自己的生命还有一丝意义............

    来到一处墓地安页,很快便找到了宿主弟弟的木质的碑,然而因其为弟弟贴的照片太简陋导致照片不翼而飞,木碑上便没有留下她弟弟的照片。

    安页淡淡的想:现在老板已经受到惩罚,为他弟弟画张相片,便让她安心的离开,让她的恩情一笔勾销吧。

    便动手画起了画,但安页手上并没有宿主弟弟的照片。

    那个灵魂在生命的终止时甚至善良远超其姐姐。

    他不带一丝怨恨地溘然长逝。

    没有怨气的小男孩自然失去了魂灵之愿的拥有权利与使用自由。

    接受多次化疗,生命只能听见苟延残喘的声音的他,把那天在医院从医生口中听到的故事用图画笔画下,偷偷藏在遮盖自己秃顶的帽子内,装睡打算给姐姐一个惊喜……

    他在最后一刻还想给世界一个惊喜,他在呼吸停止时依然热爱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