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平台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38章 命里有时终须有--所锦(宿命篇)

第38章 命里有时终须有--所锦(宿命篇)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expo62.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回忆从内侧温暖她的身体,同时又从内侧剧烈切割着她的身体……

    她挑起一段烛芯,点燃了手中的遗书,遗书已烬,内心的屠戮却还在继续……

    遗书烧完后,所锦才惊觉她的阁间多了一个男人的身影,男人没有打扰她的一切行为,却明显等候多时。

    她悄悄挪步,打算离开。

    男子从阴影处走了出来。

    如果有一天,你费尽心血描绘的那个虚拟情人,突然间从画中走出来,出现在你身边。

    你会怎么做?

    眼前的男人黑发轻拂,白衣缱绻,他清浅一瞥,凝了时光,定住了所锦的脚步。

    栈道斜影疏,良人初相顾。

    不问宠辱,随雨而长,随风而飞,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江上踏歌声。

    来我长街,做我英雄。伴汝之旁,披荆斩浪。

    风华笔墨,后庭尘埃。便天光云影,不与徘徊。纵三千里河山,亦四十年蓬莱。青丝染霜,镜鸾沉彩。

    惊鸿一瞥,至此终生难忘。

    所锦能听到小水滴不断地落下,最后能灌满整个瓶子的声音,那是过去的过去,她卑微存起的深情……

    如果,你眼中只余我。

    我以前经受的寞落,痛苦,我都认了……

    但是,眼前的男子,是她的对敌,天道主,岳熵。

    骨王的记忆和能力与生俱来。

    她停顿几秒之后,立刻提脚逃跑……

    但很快她被绑,且被另外三个男子用神力困住,囚禁在一个透明,坚固的隔离罩内。

    “这一任的畜生也太弱了吧,还是个雌性畜生……”一名将军衣着的男子轻蔑地嘲笑着,目光赤裸裸写着对所锦的鄙夷。

    所锦知道,那是人道主天烬。

    这四名男子竟然就在她隔壁房间居住着,伺机而动,让她毫无还手之力!

    畜生……雌性动物……

    畜生……雌性动物……

    “惟上知与下愚不移”的凌人盛气,带有侮辱性的称呼,那样明显的恶意,让所锦心里升起一股怒意……

    “狂妄自大,目中无人,骄傲自满,得意忘形的公鸡……”所锦心里直骂,表面却不敢表露出来。

    美国社会心理学家费斯汀格,有一个知名法则,即被人们称为的“费斯汀格法则”。

    法则的具体内容是:

    生活中发生的事情,其中仅有10%是由事情本身促成的;另外的90%,则是由你对所发生的事情如何反应所决定。

    换言之,生活中有10%的事情是我们无法掌控的,而另外的90%却是我们能掌控的。

    善恶只在一念,荣辱只在一差,福祸只在一霎,座上宾与阶下囚多是一步之遥。吉凶祸福,兴衰际遇皆在个人审时度势的把握。

    她该怎么办?

    回击还是隐忍?

    一件事对你伤害的程度与事情本身没有太多关系,你受伤的程度取决于你对这件事的态度。重视就重伤,轻视就轻伤,无视就无伤。

    所锦贵有自知之明,故而任何诋毁和污蔑都不会动摇她一颗尊严的心。

    所锦低头,忽略了天烬的口出不逊的话。

    “不过这个畜生在两军对峙的时候,还知道逃跑,还是有点脑子的……”

    另一名妖邪艳丽男子,魔道主祁烨含笑“半步癫”地尖刻嘲讽,让所锦眼里也浮起一丝冰冷。

    她曾在学校学习过几次心理课,课程那里就有对眼前这两个混蛋男人的解读。

    【男人不成熟的6个特征】

    1:情商低于智商,凡事斤斤计较。

    2:不知道怎样约束自己,不善于接受新鲜事物,不愿意改变旧有习惯。

    3:经常被情绪左右,感性高于理性。

    4:满足感或空虚感充斥内心,心态不善于归零。

    5:主观强大到足以轻视客观的程度,不以事实为依据。

    6:没有理念、信念、观念,随波逐流。

    老师告诉她,男人有其中两个缺点,她尽管可以将其视为神经质人士,莫理会。

    她反复默背自己记诵的心理法则平息自己,不要与这两个落后观念的男人一般见识:

    自己的眼界决定自己的世界,自己的认知来源自己了解的经验。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局限里,而且这种东西一辈子也突破不了。

    所以,不要嘲笑别人,也不要被别人的嘲笑吓到,无需仰视别人,也不必在意别人投来的轻视眼光。

    所锦心里极度不舒服:

    她有时候也觉得自己自尊心过剩,明明知道自己什么都不是,但是被人轻视怠慢的感觉还是很糟糕。

    就像她提前两个小时画好了妆,提前站在了约定的地点,到了约定的时间了,人家告诉你,我今天不想洗头,所以不来了。

    按常理对于这种人她是要鞭尸的,但是她却要表现出她一点也不在意的样子。

    妈蛋!

    所锦心里暗骂。

    “把她带回去,极刑正法吧。”一位俊逸的男子开口了,那是灵道主裴风。

    在我们所具有的一切缺点中,最为粗鲁的乃是轻视我们的生命的权利的人了。

    谁甘心忍受那鞭打和嘲弄,受人压迫,受尽侮蔑和轻视,大闸尖刀带来的粉身碎骨?

    骨王属于怨极之灵,平常刑法毫无效果,只能以极刑处之。

    默默无闻,忍气吞声却只换来极刑斩杀的结果。

    所锦只觉得胸口沉沉的不知堵着什么……

    她不会不理解极刑正法的意思,不会相信极刑斩杀是一句口误。

    没有口误这回事;

    所有的口误都是潜意识的真实的流露;

    当你太过于瞧不起一个人的时候,这种轻视一定能被对方够感觉得到,那她就会做出某些事情来自卫。

    久久,又好似在一个念头闪过的时间里。

    所锦终于怒骂出口:

    “我已经以非常理智的方式来处理事情了,没有犯任何不敬之罪,你们凭什么如此草率了之,将我视如草芥,任由宰杀!

    你们是谁啊?我压根就不认识你们!我也不想当帝王,那不关我的事。我不想统治或者征服任何人,我不想憎恨和轻视你们,也同样不想因为不属于我的罪过被你们憎恨与轻视!

    我想做的就是生生地活着,积极快乐地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