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平台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46章 命里有时终须有--所锦(宿命篇)

第46章 命里有时终须有--所锦(宿命篇)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expo62.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棋戏的规则有:

    一.棋手人数不受限制。

    二.将代表个人的棋子放在起始点(白丁右侧),表明棋戏起始公平合理。

    三.轮流转动陀螺,根据陀螺停止转动后朝上面显示的字,按照棋盘上起始处的判词来移动棋子。

    四.继续轮流转动陀螺,按陀螺上的字,依据你所在官职下的判词升迁贬黜。这样循环转动陀螺,直至有人荣归棋戏结束。

    五.太师是升官图里最高官位,最先升任太师并荣归者为胜。荣归就是光荣退休还乡享乐余生。

    六.庆贺之意是为升任官者祝贺送礼。为增加棋戏的兴趣,备有官票。棋手按棋盘送礼祝贺。送礼的多少可据参与人数与官票数量自行决定……”

    所锦继续充满斗志地聆听岳熵的谆谆教导。

    但她的心里其实很自卑,为自己的孤陋寡闻……

    每一个女孩心里都有一个自卑的角落,装着的都是对自己的不满。而她对自己所有的不满都来自于她仰望的男人,她希望在这个人面前做最好的自己……

    在过去的学习生涯中,由于各个好学校都是按分数择优录取的,那各个方面的压力就少不了。

    在学校,她的求学之路极为艰辛,因为她只是一个大专生,而社会单位招聘的最低学历要求是本科,(本科是比专科更高级别的学历),故而她只能在学好本专业课程之余又学其他升本的课程。

    她无知,也贫穷。

    她需要学校的助学金,奖学金。

    故而她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地认真对待学习上的每一件事。

    她急功近利,时间在各种排名评优评奖,资料资源,学历学分的竞争中度过,她没有太多发展特长的时间……

    故而她像现代大多数人一样,知识面狭窄,高分低能……

    她唯一的才能只有写作。

    因为热爱写作,她在学习自己文化课,跨专业的课程之外,还坚持挤时间写作。

    压力无处不在。

    背上的巨石犹如千斤重担,她时常觉得自己被压得喘不过气来……然而即使如此,也没有多少人会去向她发问:“你累吗?”

    泰山之上,谁会去在意被压的尘土?

    连她的爸爸妈妈也不例外。

    她在写作签约成功之时,知道消息的爸爸妈妈没有送来一句鼓励……

    写作之路是无比艰难的。

    在多次被拒稿后,她望着楼下灿若繁星的灯火,她当时只觉得整个世界,似乎都离她无比遥远,她就像是站在另一个时空,只能远远观望,却无法真正触及。

    初显写作的人们,往往是没有什么人会关注的,很难得到读者的青睐,现代的人,尤其是青年学生,真正地读书的人就很少。

    她曾经拼命宣传自己的小说。

    但是有人说:我很忙,请不要打扰我。

    有人说:我希望你加我为朋友不是让我来删除你的。(现代通过电子方式添加好友,便可聊天发消息)

    也有人说:你不会成功的,不要做无用的事。

    她之后成功签约了,她那么努力只是想让看不起她的人闭嘴。

    流星划破长空的一霎那好美,可是美中的痛苦只有长空自己知道……

    接下来的路有多难走,只有她知道……

    她闷着一口气坚定方向和信念,只知道埋头苦干,持之以恒地去做。

    学校里唯一的走廊沙发是她一张可以工作的床;

    她不敢睡太多,不敢笑太多,说太多,走路匆匆再匆匆,不断地挤时间;

    熬夜是她生活里一件平凡的小事;

    吃饭用一份廉价的芋头糕便可打发她的食量。

    她喜欢阅读自己的书籍,似乎自己什么都没有,却又似乎有了很多东西;

    她喜欢随时随地看天花板,把它当成她眼里一片空白的天空,凝望着苍穹,她似乎听得见一声一声声锐飞鸟的悲鸣,一针封喉,她不在言语;

    黑夜就像阴灵一样看着她微笑,沉没,得意,失落……

    她也可以在图书馆一泡一整天,在万籁俱寂里分解内心。

    不被任何人看见……

    日复一日……

    她不再钟爱世界的浮华盛世,她沉浸在了写作中的幻想幻境中……

    云不是不再爱天空,而是爱已经消磨在无尽的等待中,成了身边可以吹散的羽翼。

    在擦干了最后一滴泪水后,云将自己置身于火热的太阳里,慢慢的化做空气,变的不在有任何的重量,只在天空里,滑过一条浅浅的,浅浅的痕迹,转眼便消失不见了。

    天空,正沉浸在想象中的天空,云只觉得一阵心痛,汗水穿过云透明的身影,坠入到了无边的大海中,从此天空,失去了云的踪影,天空之下的人们,只看见蔚蓝色天空里,季节深深的暗影……

    ……

    ……

    所锦站了起来。

    岳熵抬头,询问的眼神看着她。

    所锦觉得自己太无趣了,不能再和岳熵再说下去了,耽误了男神的宝贵时间。

    “抱歉,我没办法领会你所说的棋戏,我也没有任何方法和手段让你开心,打扰你了……”

    她转身,失落离去。

    但岳熵再次笑了出来。

    “看来此物还未生长完全……有待加训……”

    所锦张口结舌,敢情她心里把喜怒哀乐都过了个遍,人家仍旧把她当成一只动物。

    怪不得当她说出了关于天道的感悟的那句话,岳熵的表情百般姿态,原来是他为自己有“灵智”而感到不可思议……

    岳熵一开始因为她的骨王的身份还会慎重开口,之后可能看见了她各种不成熟的表现(不杀人,不犯法,毫无骨王气概),继而把她当做寻常动物来看待……

    但是大哥,虽然我没什么姿色,但我一个人模人样的花季少女,您的眼睛…………

    所锦心里很不是滋味,但也庆幸,如此,她便可装疯卖傻,以心智不全的理由留在他身边,向他一步步靠近了……

    伴你左右,以兽之名。

    日子在和岳熵又和谐又尴尬的相处中流逝……

    ————

    “你要带我去哪里了?”

    在所锦把岳熵带到老人的老房子,想让他到自己的新改造的家参观一下。

    但让所锦惊悚的是,岳熵看不见他面前的老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