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平台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75章 静风–––向涡(陪伴篇)

第75章 静风–––向涡(陪伴篇)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expo62.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岳熵唇角露出血迹,大声说出口:“皲木是你的碎骨派生物,你巨大的怨气凝就了他,他是另一个你……”

    “闭嘴!”皲木想给岳熵一拳,却只能跪在地上,大口喘息……

    他的脸已经开始皲裂……

    所锦站在皲木面前……

    皲木抬头依旧把重要消息告诉她,以让她迅速了解自己未来要走的路:

    “岳熵把过去已经碎了的纽章送到了你身边,你的怨气造就了我,但我只是一团怨气,没有生命,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是一个男人的模样,我带走了你,不断变强守护你,我从哪里来,这一点一直让我困惑与不安……”

    “‘骨同骨,无情数’,我后来从这句话研究出来了我来自于你,自己是无法对自己产生感情的,故而你一直对我毫无感觉……”

    “在我不明白自己的来由之前,我不敢冒险,所以我从来不让你接触魂力,情愿你手无搏鸡之力,这样如果天道主追杀,他们追杀的时候才会是我,与你无关,我太贪心,想一辈子守护你,也太自大,所以我想逼迫岳熵放弃对我们的追杀,我只相信,这个世界,只有我可以把你照顾好……”

    “但是我还是败给了岳熵,他早已在两千年前下了保险一招,那段碎骨他可以任意操控,我的生死早已掌握在他手中,并且我的不断变强,积累越多魂力,被制裁后释放回百姓的神力便越充盈,这是他一直没有杀了我的原因……”

    “哈哈,他的使命决定他绝对不能放过我,但我也早已对他下手伤了他的性命,如此,便扯平了……”

    “同归于尽也是一个不错的结局,至少你不会再有后顾之忧了……”

    皲木话语里没有因为即将死去的落寞,反而多了几分轻松……

    两千年的骗局,甚至自己的每一分努力,每一丝强大都是被利用……

    他怎么会不伤心,不难过……

    所锦忽然心中剧痛,为了这个被她无辜牵连,以命相护的男人……

    所锦眼神直直盯着岳熵,拳头紧握,她从来没有如此憎恨过岳熵……

    第一次用她痴爱的相貌气质一再蒙骗,粉碎她一片真心;第二次用两千年前早已埋下的时间陷阱,让她再度输得体无完肤……

    来不及叹息,她的情已纷纷散落在旧林荒台上,斑驳了久藏的春梦……

    枉她还在冰雪覆盖,衣单天寒时,只敢偷偷赠衣,生怕惊扰了那隔世孤影……

    枉她飘思红尘,总在思量中木然,牵念的深处,闪烁着的那么一双触她心弦的凉淡眼眸,让她如此苍茫……

    枉她还在等流年安静,时光荏苒,能有一日与君摆渡梦的路口,红尘终游……

    枉她都已经忘记所有好坏回忆,偏偏,唯独还有一个“情”字,在纷扰着她的所有生命轨迹……

    她……太傻了……

    而岳熵,这样的男人,太过可怕……

    这样的男人,心是冷的,指尖是冰凉的,甚至他的墨都写着寒……

    她才终于领略到,爱是一种肝胆欲裂的疼痛……

    爱,是红尘里的罂粟花,是含笑饮毒酒……

    她,终是……怕了……

    但这样她既爱又恨的男人,即将死在他面前,她心里又徒留下悲哀……

    ————

    她最爱最亲的两个人即将死在她面前,她只觉得两边心脏被掏空……

    红尘客梦,蓦然回首。

    多少的忧思情长;多少的逝水沉香;多少的离合悲欢,如沿途的风景花开花谢。人世间的情缘触痛了多少无言的感慨,情深缘浅的风吹散了多少相聚离散。来者是萍水相逢,去者是江湖相忘。

    缘起时,她在人群中看到他。缘灭时,他消失在人群中……

    她曾经那么那么想努力抓住世界,想让自己的生命变得步步生辉,但还是被勒令出场……

    也是,本来她便不属于这里,不属于这里存在过的每一个世界……

    当你执着,当你受难时,谁的感动会为你而发呢……

    你一生又为何非要选择一直萧条呢……

    随风去吧,为什么一定要坚持到最后呢……

    老天,你的天空,从此还给你。碧空如洗亦或是凄风苦雨,都与我无关!

    菩提无花,莲台亦无芽。

    佛子袈裟,道人持扎。渡人间施佛法,除妖魔变虚化。

    我才是最应该消失的……

    老天擦亮眼吧!

    就这样,取走我的心脏……

    所锦站立着,魂不守舍,似乎下一秒便会随风而逝……

    ————

    “你在做什么!”

    皲木把她摁在怀里,两千年来,无论他如何努力,她也很少会向他倾吐心中痛苦,只会默默发呆,精神越来越恍惚……

    皲木用力抬起所锦的下巴,要她看着他!

    “不要放弃,我不能再走下去,但你可以,你可以有从头再来的机会,那些我没有做到的,你可以做得更好!”

    “不必有丝毫的内疚,因为对你的守护,是理所应当的……”

    皲木穿一身惨青罗衣,头发以竹簪束起,身上一股不同于兰麝的木头的香味。

    天边晚云渐收,淡天琉璃。

    朗眉星目的少年,一身孤瘦雪霜姿,征衣风尘,傲世拔俗……

    这样的少年,即将化为云烟……

    因为她……

    她身上传输回现代的光阵已经亮起……

    对面街道熙攘明堂,她垂下眼帘,沉默在这冷雨的晚秋……

    在光阵飞散,她的身影渐渐消失时,她才重重许诺:

    “我……会好好活着……”

    ————

    皲木听见了,他温柔一笑。

    如此,甚好。

    他仰面朝天倒下,发出重重的声响……

    “你有她的记忆吗……”

    皲木流着血的耳朵勉强听见岳熵的问话。

    “我有她的全部记忆。”皲木闭眼回答。

    皲木是变相的另一个所锦,但岳熵只感受到皲木与所锦截然不同的冷漠……

    对岳熵,她曾经痴爱的人,再也找不到,昔日的半分情意……

    或许真的,他把那个女孩伤得太重……

    皲木知道岳熵之所以如此轻易被他下咒斩杀,是因为他也在赎罪……

    但皲木脸上,毫无原谅之色……

    残烛劫年的风,掠过裸露的土地,留下满地遗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