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平台 > 阎王 > 第72章

第72章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expo62.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阎澄到了聚会地点,伍子旭他们已经在座了,这次的场地是阎澄订的,他没洪皓这些人的豪奢习惯,选的虽然是比较中高档的场所,但并非什么会员制,本就图个高兴,现在纪悄又没来,阎澄只想着快点吃完可以回家,怕晚了纪悄已经先走了。

    不过也不能太过敷衍,毕竟大家都是怀着好意,所以阎澄还是耐着性子陪他们胡吃海喝了一通,到最后收了一堆礼物,饭局也算是圆满结束。

    走之前,阎澄还让人另做了好几道新鲜的菜色,说是怕晚上肚子饿当宵夜吃。

    正出了包间打算回去,却不想在门口被一伙人给堵住了,男男女女都有,大部分都是一行正装,看着应该是有点身份的。

    那些人是因为看到了王郗瑭,立刻热情的迎了上来,一口一个“王少,王公子”叫的极其亲热,大概平日里见过几面,和市长有点小交集,但肯定不是大人物,所以王郗瑭还算有礼的给他们点了个头就要离开,谁知这些人却觉机会难得,纠缠着不愿意轻易放弃,硬是要拉着他们去别的地方续摊。

    “王少这是和同学一起出来玩吗?我的新店前两天刚开张,王少不嫌弃的话要不要去捧个场?大家一起高兴高兴?”一个男人开口邀请道,他大概不认识阎澄和伍子旭,不过也不敢把他们当一般人,毕竟是和市长公子玩在一起的,谁能说得准是什么来头。

    王郗瑭不记得见过他,于是摇了摇头,“不了,我们还有别的事。”

    那头又再劝,王郗瑭仍是淡然坚持,一来一回的客套间,阎澄有点烦的看了看手表,暗忖还是选错了地方。

    忽的,他听见一边的荆瑶惊讶的轻声抽了口气,低语道,“怎么是她?”

    阎澄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就见荆瑶在看的是一个女人,外貌约三十多岁,但其实应该有四十了,长得挺漂亮的,打扮得也比较有品位,正挽着一个最起码比她大了两轮的男人,一起含笑地看着王郗瑭。

    似是察觉到阎澄的注目,那女人看了过来,两人视线一对后,那女人对他们露出一个得体的笑容。

    阎澄却微微一怔,她觉得对方有点面熟。

    是打过照面忘记了吗?

    阎澄想着,回头又看了两眼荆瑶,忍不住问,“你认识她?”

    荆瑶把对方仔细观察了番才收回眼光,道,“大概认错人了。”

    阎澄却没那么好打发,“她是谁?”

    荆瑶没说话。

    阎澄直接道,“你没觉得,她长的有点像一个人吗?”

    荆瑶一愣,忽然问了句,“纪悄呢?”

    阎澄道,“他有事没有来。”

    荆瑶知道阎澄没说实话,就他现在对纪悄那上心的样子,纪悄没来他的生日宴不知道这丫会纠结成什么德行,但见阎澄今天那表现,笑容满面一派自然,自然的太过顺畅可谓速战速决,不可疑才怪。不过她也没打算说实话就对了。

    那边王郗瑭终于把这盛情给退却了,在那行人依依不舍的视线下,带着大家离开了饭店。

    阎澄走前又回头看了眼那个女人,她的背影优雅修长,步伐曼妙婀娜,的确是少见的美人,所以才让人格外记忆犹新。

    在外面喊出租车的时候,阎澄说,“荆瑶,我送你回去吧。”

    其他人当然没意见,荆瑶迟疑了下,也点了头。

    两人一起上了车,车子开了一阵,阎澄才道,“我一直很好奇一件事,你和纪悄……到底怎么认识的?”

    荆瑶转头看着窗外,没搭话。

    阎澄道,“你越是不说,我就越觉得奇怪。”

    荆瑶笑道,“那你怎么不自己问他?你们在一起也有大半年了吧,怎么到现在,他还一点私事都不给你透露?”

    阎澄正被戳中最痛的痛脚,一时语塞。

    荆瑶见他这样只觉爽快,又补了一枪道,“我跟他说好的,不告诉别人。”她特别在那个“别人”上停顿了一下,这也是为什么纪悄一直以来对荆瑶还算和颜悦色的原因,荆瑶替他守住了秘密,尽管也许这个秘密除了阎澄之外没人在乎,但至少纪悄在乎。

    阎澄调整了心理状态没被她轻易气到,他想了想,“那我来说,只要猜对了,你别否认就行。”

    荆瑶不语。

    阎澄自顾道,“上次你和纪悄在食堂里提到‘还手帕’的事,应该是你当时借了手帕给他,而需要用到手帕的除了吃饭,一般都比较狼狈,我在这儿姑且就猜是吃饭。你刚才看见那个女人的反应告诉我,那天的事儿另一个主角便是她吧,如果纪悄和那个女人的会面是愉快的,我想你也不需要如此遮遮掩掩,所以中间必定发生了什么。至于纪悄和那个女人的关系,你我各自都有判断,于是总结起来就是,你那天碰巧遇见了纪悄和那个女人吃饭,结果他们发生了争执,使得纪悄遇见了狼狈的事,你恰巧在场,借了他手帕并替他保密,是不是这样?”

    荆瑶呆了几秒,勉强勾了勾嘴角,“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有做私家侦探的潜质呢?”

    她一边调侃阎澄企图岔开话题,一边脑中却想起那天在餐厅第一次遇见纪悄时的情况。

    荆瑶在纪悄刚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他了,她知道这个男生,和阎澄也提过几次,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不过她原本也并没有打算太关注,只以为他和家里的人一起喝咖啡,可谁知看了两眼后却发现那里的气氛很奇怪,那两人从头到尾都没有交谈,纪悄一直低着头在看书,神色清冷,对面的女人却频频看表,搭着的脚也从左脚换到右脚,浑身都充满了焦躁的态度,好像巴不得立刻就甩手走人,但是她却没办法做到,不知道是什么困住了她,她中途站起来过两次,都被纪悄冷冷的瞪回去了,最后那女人似是非常不悦,扬声对纪悄说了什么,最后竟然直接拿着咖啡朝纪悄泼了过去,然后头也不回的快步离开。

    那是荆瑶到现在为止所见过的约会里最狼狈的对象,那种狼狈不仅止丢脸,而是一一种萧瑟颓丧沉郁低落各种负面情绪齐齐环绕的味道,明明那个人就那么淡淡的坐在这里,表情都没有怎么变,但看着他头发衬衫上都不停往下淌的咖啡渍,削瘦又单薄的背影,莫名的就觉得万分的可怜,可怜的不忍再看的感觉。

    连服务生都只不知所措的站在远处,一时之间根本没人愿意上前。

    于是,荆瑶便出现了,在她把手帕递出去的时候,她对上纪悄望向自己的眼神,想是没有预料到会有人,又或者他还没有完全做好防御的准备,对方就这么直直地看了过来。

    荆瑶以为纪悄至少会带着愤怒,再不济也会有委屈的态度,但纪悄的眼眸中却是空荡荡的,是一种孤冷到极点的空寂目光,里面什么神色都没有,也没有焦点,一眼望去就像个木偶。

    荆瑶被吓了一跳,下一刻纪悄就接过了手帕。

    他拿着先擦了擦他的书,再去抹脸,然后轻轻说了句“谢谢。”眼神已恢复正常。

    荆瑶说,“需要我找人给你换套衣服吗?我认识这里的经理。”

    纪悄摇了摇头,“手帕下次还你。”

    荆瑶倒没意外,“你认识我啊?”

    纪悄点头。

    “我也认识你,你叫纪悄对不对?”

    纪悄没应声,他拿了东西站起身朝外走去,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回头道,“你能不能……”

    荆瑶反应很快,“我不会告诉别人的,你放心。”

    纪悄“嗯”了声,又说了句“谢谢”。

    ……

    一时之间,记忆里纪悄那淡漠望着自己的脸和眼前阎澄凝重的脸重叠了起来。

    阎澄也不需要荆瑶的答案了,看她的表情就知道了。

    “那我只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也可以选择不回答,”阎澄道,“我想知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荆瑶顿了下,还是说了,“去年的十一长假。”接着,她又忍不住提醒,“纪悄心里有心结,你要聪明的话,就别拿这个去试探他的底线。”

    阎澄这时候还不忘扳回一城,“感谢好意,我比你了解他。”

    荆瑶不想和他一般见识,看看外面,已到自己家门口,她便打算下车,走之前她忽然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小礼盒递了过去。

    “这个东西,其实我早就买好了,之前不打算送了,但想了想还是给你吧,也算给我自己一个了断,祝你生日快乐,也祝……”她是想说“祝你和纪悄可以走的久一点吧”,但又觉这句话充满了各种歧义,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阎澄把礼物接了过来,没有打算拆开,只道了声“谢谢”。

    荆瑶也不在意,爽快的下了车。

    阎澄回到家里的时候,纪悄醒了有一会儿了,正坐在床边发呆。他其实早就想走的,只是碍于怕撞上楼下的阎外婆等人,反而尴尬,所以犹豫着要找个什么样的时机下去,这么想来想去就想到阎澄回来了。

    阎澄打开房门看到纪悄就心里一暖,忽然冒出个念头,一时半会儿都止不住:如果哪一天两个人可以搬到一起,自己每天回家都能里里外外的有纪悄在身边,那该有多美好啊……

    纪悄就见阎澄带着一脸莫名其妙的痴呆笑容看着自己,他起身道,“你干嘛?”

    阎澄这才回神,走进来重又不动声色的锁了门,拿起手里的袋子给他看,“我给你带了点菜,饿了吧?”

    纪悄是真饿了,之前在学校他也习惯阎澄给他带吃的了,于是,想着吃完再走吧,便又坐了下来。

    阎澄利落的给纪悄准备好了吃食,满足地看着他一筷子一筷子慢悠悠地往嘴里送,嘴角就没落下过,只是一想到刚才在饭店的事,他这神情又变得复杂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表急哈,乃棉想知道的那啥这两章就会揭开一部分了

    谢谢破千钧、ici和elmo岩海苔姑娘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