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平台 > 阎王 > 第103章

第103章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expo62.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贴非常直白扼要,且毫无隐姓埋名故弄玄虚之意,完全就是希望全世界都知道操作者是谁。

    帖子先是将之前帖照片的人给从头到脚问候了一遍,然后还问候了他的家人和朋友,说不过就是兄弟们之间一个玩笑的举动,他们平时喝醉了也常常这样玩,根本就不算什么,但是没想到却被有心人给放大张贴了出来,他们不知道那人是什么意思,不过这事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无论是始作俑者还是唯恐天下不乱跟风挑衅嚼舌根的,只要被抓到,谁他妈都别想好过!

    这种帖子的风格,除了阎澄的那批狐朋狗友之外,不作他想。而且内容语带威胁警告,肯定不会被长留,所以大概半天后就被校方给默默删除了,

    不过,该看到该传达出去的意思也差不多让人明白了,从之后几天附中的情况来看,还是有点威慑作用的。

    附中对外并没有公开回应这件事,且封锁了所有有关的消息,摆明了就是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让它慢慢在学生群中淡去。不过还是有些小道传言流窜在大家的闲余八卦里。

    好比学校已经从ip地址查到了发照片原帖的那人,听说不是附中本校的,而是外校的,因为以前打篮球和阎澄有过积怨才做了这种事。

    同学们对此还是呈现比较分散的意见,一部分当然相信了是陷害,是醉酒,根本无中生有,且同情主角;一部分则觉得有点问题,但也不是大问题,不过是玩玩疯疯别太在意;剩余的则表示反感,对同性恋反感,对纪悄这种没背景的巴上阎澄这种军三代的行为反感,对这些上层环境出生的天之骄子的混乱生活反感。

    只是,无论他们怎么以为,纪悄的学习照过,而阎澄却依然没有出现。

    荆瑶有意无意询问过纪悄,是不是想要联络下阎澄,如果他觉得困难,自己也可以代为打电话,或者让伍子旭他们传达些什么。

    然而纪悄却只是摇头拒绝了。

    荆瑶觉得不懂,虽说这两人的开始并不美满,自己也曾对此幸灾乐祸巴不得他们早点分手,但是这段时间以来,阎澄对纪悄有多好,傻子都能看出来,她就算再不平衡,也有点同情于阎澄的付出了。

    “难道,你真的想就这么结束了吗?”就像纪悄对魔鬼老太撒得慌一样,否认掉他和阎澄相识的所有过程,回到朋友的状态,甚至,也许连朋友也做不成了。

    纪悄一勺一勺的喝着汤,忽然抬头看了看远处,轻轻道,“本来……时间就要到了。”

    荆瑶一愣,随着他的目光看去,就见对面楼上那高高竖起的高考倒计时牌,不知不觉已经只剩五十天了。

    荆瑶叹了口气,低落道,“纪悄,不知道喜欢上你,是幸还是不幸……”

    纪悄把空了的汤碗拿起来,起身走了出去。

    荆瑶听见若有似无飘来的一句——

    “不幸吧……”

    ********

    这周末,纪悄回了一次池家,姜甄看见他出现,捧场的给予了不少吃惊的神情。

    纪悄没说话,进了自己房间大半天后才打开门。

    姜甄走过去看着他关掉桌上的电脑,然后从打印机里拿出几张纸放进了书包,接着朝大门走去。

    姜甄忽然叫住了纪悄,脸上带着各种高傲冷然漠视睥睨的情绪,挣扎片刻才不爽地问,“你这次会考好吧?要考砸了,可没人能怪了。”

    纪悄淡淡瞥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关上了门。

    ……

    周一的体育课上,纪悄低着头做卷子,教室里很静,只偶尔从窗外传来些呼喊和脚步声。

    纪悄顿了顿笔,转头朝楼下看去,不远处的篮球场上有不少高一高二的学生正在打球,其中一个男生个子非常高,打球动作也很流畅,带球过人助攻投篮全部都一把罩,显然是有些基础的,纪悄默默地盯着他看了半晌才移开了目光。

    然后不由自主地落到身边没有人的位置上去,他的桌椅都是空的,只有课桌里还放着一张数学卷子,是出事那天,纪悄给他带的。

    纪悄伸手将它拿了出来,看着上面最后几大题密密麻麻填上的题型分析,手指一抓,卷子就被揉成了一团。

    上周已经完成了高三下的期中考试,同时也是他们在附中的最后一次期中考试,纪还是要尽心尽力继续担任勤劳小助手的角色,只不过,虽说老师们都表示对照片事件并不在意,私下也尽量减少提起,但是对于纪悄的厚爱明显没有之前那么深了,只有老秃头和魔鬼老太,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压榨他替自己干活。

    所以,体育课才过了一半,老秃头就把纪悄叫过去给他统计分数去了。

    他一边整理着资料一边抱怨道,“越到这时候越是忙,学校还老是要我们交书面档,不是折腾人么。”明知道他们使用电脑打字格外困难。

    啰啰嗦嗦了半天,开会要迟到了,老秃头才急忙拿了袋子出去,不过走了两步又赶回去对纪悄交代了一通注意事项,然后手忙脚乱道,“我的茶杯呢?”老秃头是个老烟枪,每周例行的汇报会议不给他抽烟,他非要喝三大杯浓茶才行。

    纪悄拿起一边才冲泡好的杯子给他,老秃头这才小跑着离开了。

    纪悄坐在那儿认真地给统计了分数,又把老秃头留下的手写资料全输入到电脑里,备份了一遍,看了看时间,不知不觉第二节自习课也过去了。

    现在正是下课时间,纪悄起身,走出办公室左右看了看,突然对路过的一个学生道,“你能替我叫一个同学过来吗,他的期中考分数好像有点问题。“

    杨啸急急忙忙赶过去的时候,就在去办公室的路上迎面遇见了纪悄。

    杨啸皱起眉头,想绕过去,却忽的顿住脚步道,“是你找我?”

    纪悄面无表情,丢下一句,“你的考卷分数应该算错了。“然后返身走了。

    杨啸一愣,忙跟着上去,“什么意思?“

    纪悄不语,杨啸又追问了一遍,他才道,“就是算错了的意思,最后的加分题给漏了。“

    杨啸不信,纪悄见他表情也知道他不信,拐进了办公室对门的教师厕所,打开笼头洗起了手。

    “信不信由你。”纪悄说。

    杨啸满脸的警惕,“你会这么好心特意来提醒我?”

    纪悄看着他,“我只是对事不对人,倒是你,防备心这么重,是有多恨我?“

    杨啸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纪悄这幅态度还真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是想当之前一切都没发生过吗?不过杨啸很快就镇定下来,只因纪悄这人实在太邪门,杨啸对付他再也不会掉以轻心,于是他垂下眼,声音也低了下来,“哪里的话,我怎么会恨你。”

    纪悄笑了,“你如果不恨我,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杨啸疑惑,“我做了什么?”

    纪悄沉默了两秒才道,“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都不愿意说实话吗?”

    杨啸摇头,“我不懂你说什么。”

    纪悄甩干了手上的水,拿出纸巾擦了擦,然后把衬衫的口袋和裤子的口袋都翻了开来,“看看,没有录音笔,你是心虚才这么警惕吗?”

    杨啸看着他空空的口袋,心内却道,我信你才怪,嘴里可是半点不松劲。

    “福田网吧。”纪悄忽然报了个名字,“发帖子的学生已经抓到了。”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杨啸很无辜,这消息他自然也听学生们说起过。

    “那个学生的确发了帖子,可是照片却不是他拍的,他说有人把打印出来的照片放在了好几张桌子上,因为和阎澄有过积怨,他看见才一时糊涂发到了论坛里。”纪悄点点头,“你还挺聪明,知道网上所有的操作都会被落实到实名用户头上,所以你不用网络,宁愿用彩打,然后分发,到时候总会有人中招,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杨啸仿佛听到一个笑话一样莫名其妙地看着纪悄,“你还想往我身上泼脏水吗?”

    纪悄仍是那个表情,“不是我想泼你,是你想泼我,网吧的监控里有你啊。”

    杨啸眉头一抽,很快恢复了神色,“你当我傻的吗?”如果有他,学校早就来问责了。

    “可是那学生说,他看见是你放的了。”

    “放屁!”杨啸脸上的面具破了一块,不过很快就恢复了,“你想套我的话?”

    纪悄无奈,脸上甚至现出一丝愤怒来,“我只是在指认你的行为,因为你做的太过分了。”

    “我过分?你指认我?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杨啸都要被他笑死了,“你怎么今天这么天真,纪悄,你以前的气势都去哪儿了?难道因为阎澄不在,靠山倒了,所以也没法耀武扬威了吗?”

    “天真的是你,”纪悄说,“你太急了,不过……我也觉得情有可原,你现在不陷害我,马上就要毕业,你就没机会了。”

    “陷害?你还真有脸说,“明知道纪悄是故意的,但是杨啸到底没有纪悄那么深的涵养,渐渐地被他的颠倒黑白给气的口无遮拦起来,“你自己做出来的丑事,被人知道了就要抵赖吗?平时装的多好,这么多老师眼里的宝,可是看看,真实的你有多恶心。”

    “所以,你还是恨我,然后想了这样的办法……”

    “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干的?连学校都没查出来。”杨啸努力压下涌到胸口的气,让自己冷静。

    纪悄想了想,杨啸见他那伤脑筋的样子就想冷笑。

    纪悄道,“我看了监控,圣诞节那天,从放学后到晚上,你一直都没有从大门出去过。”

    杨啸终于笑出了声,纪悄啊纪悄你也不过如此,“那又如何,我走了别的门呢?我翻了墙呢?”

    “对,”纪悄颔首,“我没法说服别人,不过足够我确认那个人是你就行了。”

    “哼,”杨啸耸耸肩,一副你能拿我如何的表情。

    纪悄叹了口气,放慢了语速。“还有人看见……你课桌里,有剩下的照片。”

    杨啸一怔,刚想说你胡说八道什么,忽的灵光一现,惊异地瞪着纪悄,转身就要走,谁知却被纪悄一把拽住了。

    “你想跑到哪里去,毁灭证据吗?!”纪悄拉着他大声道。

    杨啸用力甩脱他,只想尽快赶到教室,不惜直接在纪悄小腹处踹了两脚,纪悄闷哼两声,就是不放手。

    就在杨啸要继续下狠手时,忽的厕所其中一一间隔间的门“咚”地被人从里面打开了,一个冷喝紧跟着传出。

    “住手——!”

    纪悄一顿,手下慢慢松了劲,而杨啸则是整张都刷白,良久才慢慢回过头来,看着站在隔间门口一脸怒火的老秃头。

    作者有话要说:每次纪悄话变得多的时候,总是不寻常的时候

    谢谢好时岩海苔和作死的节奏姑娘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