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平台 > 阎王 > 第114章

第114章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expo62.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订了两人去a市的来回机票,阎澄一周的打工所得差不多全打了水漂,王郗瑭和他们一起,隔天就走,并不打算久留。

    阎澄对a市再熟悉不过,并没有让人来接,直接带着人去了廖远东订的会所。

    车在门口停下,老远就看见一人在角落抽烟,见到他们下车,他把烟踩熄走了过来。

    廖远东第一眼自然看的是一旁站着的王郗瑭,王郗瑭倒也不躲,直直迎面和他对上,两人相顾无语,脸上也不见剑拔弩张,片刻,廖远东嗤笑了一声,转头对阎澄道,“走吧,其他人都到了。”

    包厢门被推开,一见来人,洪皓和伍子旭就先跳了起来。

    伍子旭跳得最凶,小跑着就冲到了阎澄面前,用力拍着他的肩膀怨愤道,“你说说,你说说,你有没有把我当兄弟!不过一句话的事儿,刀山火海小爷都是撑你的,你现在是怎么着,挑子一撂走得潇洒,看不起我还是看不起你自己啊!”

    他往常对阎澄哪里敢说重话,这次眼如铜铃嗓门高扬还真是有点被气到的模样。

    一旁的鲍昶立刻挥着手打圆场,“行了行了,好容易见到人,有屁等等再放。”然后招呼大家都坐下。

    今天的主人是伍子旭,他自然坐主位,一边是难得重现的阎澄,一边则是最近都在a市的姜甄,阎澄身边坐着纪悄,然后是王郗瑭,再是廖远东。

    从他们进来,除了伍子旭和洪皓有些激动之外,剩下的恐怕要数姜甄的心绪波动最大了,她走之前并没亲眼得见纪悄和阎澄复合了,现在看这两人一起出现,态度比之前更为亲昵,姜甄心里自然复杂,眉头紧紧蹙着,想必一时半会儿是松不开了。

    鲍昶开了酒,没让服务生经手,自己给众人满上了,然后当先举杯道,“虽然呢比不上正式参军,最多也就半年不见,不过我们小伍爷以后也算出息了,我这做哥哥的说不出的欣慰自豪,所以呢,作为长辈来给你践践行,希望你以后为国争光,飞黄腾达,最重要早点回来,别让大美女独守空房久等了。”说完,对一旁的姜甄撇了撇嘴,当先仰头喝了。

    伍子旭不由扔了块餐巾过去,恨恨道,“你不占我便宜会死啊!”

    鲍昶接着又给续了杯,然后朝着对面的纪悄上下打量了番,对阎澄道,“久闻不如见面,难怪让我们大阎王魂牵梦萦,虽说子旭平时大半说的废话,不过刚才一句倒真是说对了,只要是你选择的路,难也好,黑也罢,兄弟们总是撑你的。”然后,又把杯里的酒也干了。

    说实话,阎澄托王郗瑭找的地儿是比较朴实平价,但没怎么隐蔽,他出门行事也并不躲躲藏藏偷偷摸摸,只是没有和这些人联络而已,他们真要找自己,随便一查就能了解动向,之所以一直没问,还是想给阎澄时间,等他安排好了主动来告诉他们。

    阎澄当然明白,心里也是感激,脸上却只淡淡笑着,一边在桌下握住了纪悄的手,一边举起杯也给痛快喝了。

    有鲍昶在,这局面就不会冷,于是一行人边吃边闹,和以往的聚会气氛没半点不同。

    不过可以看得出阎澄今天很高兴,笑容始终都挂在脸上,一杯杯黄汤下肚喝的也是甘之如饴,而纪悄也没反对,只默默坐在一边,直到鲍昶问起阎澄和纪悄在外面住的怎么样时,姜甄的脸色才猛地绷不住了,她瞪了眼纪悄,起身就说要去洗手间。

    伍子旭忙想要领她过去,纪悄却道,“我去吧,”说着和阎澄交换了个视线,跟了出去。

    他们所处的是这个会所的偏门,幽静的小道出去便是一个花园样的空间,中间还有一方小小的喷泉水池,此刻正在汩汩的往外冒着清澈的水花,池边则连着一圈环形的水槽,一路通到远处,竟向将此地团团围起来一般,实在是设计的颇为巧妙。

    果然,纪悄一走过去就见姜甄站在那里,姜甄表情冷肃,反倒比纪悄这个当事人的面色看着还臭,她抬头就问纪悄,“你到底在做什么打算?”

    纪悄只看着喷水池中流动的波纹,发现里面有几条小臂粗的金色锦鲤在水下穿梭游动,粼粼的背鳍在夜色中被远处的灯光一照,特别美丽。

    姜甄见他一副没事人的表情,眉头竖的更高了,“你知道阎家不会善摆干休的对吧,哪怕阎澄和阎家闹得再僵也没用,阎澄到底是阎家的独子,临到头了,在他们眼里你才是那个罪魁祸首。”

    纪悄沉默。

    姜甄紧紧地看着他,“纪悄,你并没有非他不可对不对,一切还是来得及的……”

    纪悄垂下眼。

    姜甄又说了些什么,难得句句殷切诚挚,但是纪悄从头到尾都没有回答,再抬头时,就见姜甄恨恨甩手离开的背影。

    纪悄重新低头看着池子里的锦鲤,那锦鲤翻腾摆尾,找到池边的蜿蜒小道一路顺着花园边际游去,纪悄跟着它走了几步,抬头就见到隔着围栏的会所另一边正有一行身着黑色西装的人从另一个门鱼贯而出,紧接着一个中年男子慢慢随在了身后。

    他正和身边的人说话,那几张脸都是时常在新闻里出现的,忽地对方似是察觉到了这头打量的视线,那男人便朝着此处看了过来,一转头就直直对上的纪悄的视线。

    纪悄一瞬间背脊有点僵硬,但他到底没躲,只淡淡地和对方互望了片刻,中年男人的眼神也很平静,平静得毫无波澜,但还是让纪悄忍不住当先别开了眼,转身离开了这里。

    穿过小道要回包间的时候,就看见不远处的逃生通道门打开,王郗瑭先走了出来,他衬衫下摆打褶,领口也耷拉一片,抬头看到纪悄不由顿了下脚步,然后迅速恢复如常,拉平了衣服,再对纪悄微微一笑。

    纪悄掠过王郗瑭去看随后走出来的廖远东,对方衣服倒是整齐的,只颧骨处隐约有块青红的痕迹,大概是刚染上去的,眼下还不明显,估计明天就有的看了。

    廖远东比王郗瑭还自然,在脸皮上轻轻抹了抹,也没看纪悄,径自推开门先进去了。

    王郗瑭刚要对纪悄说点什么,纪悄先开了口,他道,“你跟他们说一声,我先上去了。”

    廖远东之前就给阎澄他们订好了房间,纪悄不愿陪着阎澄疯闹,说完,回头就上了楼。

    房间很好,各种设施齐全,可不是他们在u市的小狗窝可比拟的,纪悄站在窗口看着之前遇见那中年男人的地方,眼下自然没了人。

    发了会儿呆,纪悄才梳洗了上床,翻来覆去了差不多个把小时,终于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不过没睡多久就被一个沉重的身影给压醒了。

    鼻尖拂过灼热的气息,期间夹杂着辛辣的酒味,纪悄摆过头要躲,嘴巴却被牢牢地堵住了。

    阎澄抱着他不放,一边用力在纪悄的口中肆意翻搅,一边去脱他的睡衣。

    纪悄被他弄得面红耳热,好不容易待那唇退开,纪悄喘-息着抬腿就朝他踢去。阎澄半醉之下反应倒不慢,一下就把纪悄那没什么大力的攻击给挡下了,嘴里还贴心地解释道,“你走之后我就没喝太多了……”

    纪悄不理他,翻身要下床,却被阎澄给揪了回来,继续在那颈项胸腹上啃咬啄、吻,阎澄太熟悉他的敏、感点了,纪悄即便有心要忍也越来越不是他的对手了,没几个回合就彻底败下阵来。

    阎澄吮-吸着纪悄的唇,一边提起早已蓬勃的yu望,对着扩-张的差不多的地方一点点插-了-进-去,纪悄一声闷哼,阎澄没待他适应就已经忍不住动-了起来。

    纪悄被那热烈的速度和力量撞得头脑熏热,眼睛发花,拍着阎澄的背让他慢点,今夜明显兴-奋开怀的阎澄却没那么容易冷静,抬起纪悄的腿环在自己的腰上,寻到他那熟悉的一点就着重研磨起来。

    最后的结果就是,纪悄防线大开,阎澄尽兴才歇……

    ……

    他们的机票订在下午,而纪悄一睁眼已经快要吃午餐了,身边躺着的人早就不见踪影,纪悄在床上磨叽了片刻,等到全身的酸痛好一点了,这才慢慢起身收拾干净。

    然而走到楼道口就遇上了王郗瑭,王郗瑭显然也是刚起的模样,状态似乎比纪悄还差点,眼睛浮肿,嘴角也破了一块,看过来的时候难得眸中有些尴尬,不过很快就隐没了下去。

    纪悄也没多问,两人一起进了楼下的餐厅,果然在那里见到了阎澄,而对面坐着的自然是廖远东,廖远东颧骨边贴了块创口贴,他本来气质就野,这东西粘在脸上倒半点不违和,反而看着还挺复合这丫的气质。

    阎澄好像在说什么投资的事情,见了纪悄便停了话题,起身将他拉了过来。而王郗瑭却挑了个三不靠的位置坐了,也不管一边廖远东狼一样的视线。

    因为要赶飞机,几人也不多话,速速解决了午餐后,廖远东就把他们送到了机场,临走时,这厮还是没忍住,站在栏外对着王郗瑭指了指自己的手表,笑容有些阴鸷,用嘴型道:九月,就快了……

    的确,如他所说,九月就快到了,而属于他们的大学生涯,也即将开始。

    作者有话要说:好了,大学要开始了,不过大学生活应该不多,肯定没高中多

    谢谢iamoldchou、好时岩海苔和做死的节奏姑娘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