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平台 > 阎王 > 第151章 番外 .狂犬(三)

第151章 番外 .狂犬(三)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expo62.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夜,廖远东没回房间。

    王郗瑭一个人躺在床上看着滴答滴答走动的时钟转了好几圈后,才闭上眼睡去。

    隔天两人在楼下的餐厅里遇上了。

    廖远东身边还坐着几个人,有男有女,一行人说得高兴,其中一个穿着吊带比基尼的大波妹还把手腕直接搭在他的肩膀上,两人凑得极近。

    看见王郗瑭走过来,廖远东抬了抬眼皮,并没什么反应。

    王郗瑭倒是对他笑了笑,然后绕过他们直接去拿吃食了,拿回来往隔壁桌一坐,独自蒙头享用了起来。

    大波妹的嗓子很娇嗲,说得是中文,不过口音有点奇怪,她似乎想蹭廖远东他们的车,让带着一起去l湾。

    廖远东一直没怎么应声,只勾唇不痛不痒地笑着,任对方的大胸一直在自己的手臂处若有似无地撩拨。

    半晌他终于转过眼看向王郗瑭,朝着他抬了抬下巴,说,“问他。”

    王郗瑭嘴里的美食还没咽下去,果然就接到了那边投来的奔放热情的眼神,眼看着自己再不应声,估计那女人能朝他直接扑过来,王郗瑭忙道,“行吧。”

    不过想了想又说,“l湾不是游玩区域啊。”

    大波妹:“啊呀,玩的就死则养的滴饭啊,轮太朵又舌母好玩得。”

    王郗瑭耸耸肩,不说话了。

    那边去了三个,这里两个,吉普车正好装下,上车前王郗瑭慢了些,大波妹已经抢在前面坐上了副驾驶了,王郗瑭于是跑去后面和另外两人挤了挤。

    一人好像是同学,年纪相仿,另一个大概是弟弟,约莫十四、五岁左右。

    开了片刻才到了目的地,虽说夏岛对外到处都是风景如画美不胜收,但是没有经过人工干预改造的未公开地区的确有其另一面的唯美景致。

    几人对眼前的画面都有些感叹,欣赏了好一会儿,大波妹一行打算玩浮潜。

    王郗瑭本来没打算玩的,但他一人坐那儿没什么大意思,廖远东一直被那大波妹缠着教学,好在他们车里也有现成的装备,而且这里没礁石没大浪,又是风和日丽,如果不走远应该是没有危险的,所以王郗瑭脱了衣服也下了水。

    他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对于外面的花花世界,王少活这么大也见过不少了,他的水下技术也很不错,就这么玩玩真没什么大不了的,所以一路徜徉在清澈的碧海蓝天中,郁卒的心情都好了许多。

    正看着在自己身边穿梭的鱼群时,忽的腰上被人摸了一把,王郗瑭匆忙回头,就见某人从自己背后穿过嗖地游走了。

    王郗瑭眯了眯眼,打算离这丫远些,他知道廖远东心里不痛快着呢,自己可不要撞枪口上。

    游着游着就稍稍偏离了海岸线,不过王郗瑭很注意分寸,时刻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一有什么问题马上就会折返,就是因为他这种谨慎,当看见脚下不远处那篇微起涟漪的水域时才会顿觉不妙。

    这里的深度已经到八,九米左右了,按理说新手是不适合作死的,不过看着那同学和那弟弟都一副见多识广的样子,不该连这点警戒心都没有,但显然,眼前的事情的确出现了点意外。

    王郗瑭没看到别人,只有大波妹的弟弟一个人在水下挣扎,他嘴里的呼吸管已经浸满了水,彻底闭了气,海水有一部分还蔓延进了护目镜里,不仅不能保命,反而成了拖累,而王郗瑭游近了才发现,那男生的脚似乎被什么缠住了。

    王郗瑭憋了气下沉到他面前,二话不说拽掉对方的眼镜和呼吸管,然后示意他冷静。

    但是男生似乎十分慌张,眼睛睁得很大,整个人都呈现濒死前的骇然。

    王郗瑭只能转而去拉他的脚,后来意识到原来是被钓鱼线给绕住了。

    好在打得不是死结,而王郗瑭一给他松了,那男生秉着求生的本能一下子就往上窜走了。

    王郗瑭也想跟着走,然而倒霉却是,这下轮到他自己被缠住了!?

    那线很细,但十分坚韧且散乱,顺着水张开漂浮,像结成了一小片网一样,最尴尬的是,绑住了他其中一只手,王郗瑭只能用另一只手来解,一开始他还能勉强镇定,但鱼线在他手肘处越收越紧,怎么都弄不开了,而王郗瑭的呼吸已经开始急促,胸口也有点胀痛,哪怕他再不放弃地继续努力,再怎么安慰自己,但一个人的力量真是太微弱了,心里的紧张和恐惧也开始渐渐膨胀。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飞速从远处游来,身形矫健动作利落,他一停下就扯掉头上的装备,然后直直对上了王郗瑭的目光。

    王郗瑭不知道自己的眼中有着难得的慌乱和害怕,廖远东在他这样的视线下,心里忍不住一软,上前揽着他的腰噙住了对方的唇。

    隐隐的氧气透过贴合的唇瓣被输送过来,虽然只有一点点,但也可以缓解下王郗瑭无奈地困境了,王郗瑭很合作地任对方抱着,冰凉的水中他感受不到廖远东的温度,但是相触的力量还是冲击到了王郗瑭的心。

    他就算再不愿意也必须承认,在看到廖远东的时候,王郗瑭紧绷的心脏一下子松缓了。

    廖远东也没拖拉,达到目的后就爽快地放开了他,然后专心对付起那海中杀手来。

    在没有利器的情况下,廖远东的手也是肉做的,但是他却下了死力气,不管自己的手指被勒出多少血口,哪怕皮肉都翻卷起来了,廖远东都仿佛毫无感觉一样硬是用了蛮力,松开了一圈能容王郗瑭抽出手臂的区域,接着又马上环住有点脱力的王郗瑭将他扯离了这一块。

    在浮出水面的瞬间,两人一起猛烈地咳嗽起来。

    其实廖远东也要没气了,完全是憋着一股死劲才硬撑着,此刻脸涨得通红,看向王郗瑭的目光也透着说不出的狠戾。

    “你妈x干嘛救他!”

    廖远东能说话的当口立刻破口大声骂道,他本就不算和善的脸,此刻好像真怒上心头了,凶相毕露看着特别吓人。

    王郗瑭也知道这事的确是自己没处理妥当,在不确认自身安全的情况下冒险救人,反倒让自己最后陷入了危难中,还差点连累到了廖远东。

    王郗瑭不说话,只垂着眼。

    廖远东看着他泛白的脸和唇,心里更是烦躁,揪起人就淌回了岸边。

    而那三人正站那儿心虚地看着他们呢,也没采取什么救援措施的意思。

    廖远东二话不说直接上前给了那男生一脚,把对方踢得一个趔趄,一旁的同学想是不满要发言,被廖远东狠狠一瞪不敢动了。

    廖远东看也没看他们,拽着王郗瑭上了车,然后就把那三个衣冠不整的丢那儿了。

    回了房间,两人都没说话,廖远东进了浴室洗澡,出来就见王郗瑭拿了药箱坐在床边。

    “我给你看看。”王郗瑭说。

    廖远东顿了下,还是走了过去。

    王郗瑭把他的手拿过来一看,的确伤痕累累,被水泡过的伤口都发了白,道道横亘在手心和指腹上,有些都隐约见骨。

    “怎么,心疼了?”廖远东看他皱眉的模样哼了声。

    王郗瑭这时候没心情和他调笑,“还是去医院吧……”

    廖远东直接抽回了手,“去个屁,”说着又笑了,把手凑到王郗瑭嘴边,“你给我舔舔就好了。”

    王郗瑭的回答是直接一巴掌拍开了他的手。

    廖远东猛吸口气,脸都痛得有点歪,片刻才缓过来。

    然而不等他说话,王郗瑭又把他的手拉了回来,然后重新认真地开始上药。

    廖远东没再和他胡搞,他看着王郗瑭半垂着头仔细处理伤口的模样,眉头微微皱着,眼中像是含着些不忍似的,不过手下的动作小心且利落,没一会儿就给弄好了。

    而廖远东对上自己被包得像粽子一样的手,有些后悔刚才干嘛这么早就洗澡,明明能让对方帮忙的。

    晚上他没再死出去,只瘫床上看电视。

    除了昨天之外,两人也同房过两天了,之前虽有些小波折但到底还是没出问题,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王郗瑭就是觉得隐隐有些不对。

    他向廖远东看去的时候,对方也没怎么样,王郗瑭告诉自己不能多心。

    关了灯睡觉,两人起先都躺得好好地,但是突然间,廖远东就有了动作。

    王郗瑭似乎早料到他有这一招,急忙就拉开了防御,两人在被窝里展开了一场攻防战。

    可是廖远东到底身高体壮,而且战斗力惊人,王郗瑭哪怕平时在学校也算个体育强手,但在他手下真是半点都吃不到好。

    廖远东啃着他的脖子,呼吸粗喘,明显兴奋起来的某处正直直抵着王郗瑭的大腿。

    王郗瑭双手被钳制,歪着头努力保持正常的音调说,“你这人说话是不是像放屁?”

    廖远东用膝盖顶开王郗瑭的腿,往关键的地方磨蹭,“……爷爷忍得的都成圣人了好么。”

    “那行,你躺下,别忍了。”

    廖远东一怔,抬头看向王郗瑭,哪怕室内一片漆黑也能看得清他眼中阴鸷的凶光。

    王郗瑭却还是咬着牙道,“我不甘愿……”所以,只有你躺下。

    他有一瞬间真觉得自己要栽在这里了,廖远东能放弃才有鬼了,但是对方在他嘴巴上一通死咬之后,猛地起身下了床,然后直接摔上门出去了。

    王郗瑭在床上躺了半天喘匀了气才慢慢起来,嘴巴脖子这里全是一片热辣,这家伙下手真不知道轻重。

    他在屋内走了两个来回,然后打开阳台门,站了出去。

    就见不远处的棕榈树下,一人咬着烟,默默地吹着海风看着大海,一根接一根的抽着。

    廖远东那一天晚上站了多久,王郗瑭就陪他在楼上站了多久,直到廖远东转了身,王郗瑭才回到床上。

    然后没片刻,感受着门被打开,身边的人蹑手蹑脚地躺了回去。

    一夜无言。

    作者有话要说:一写起来就没完了~

    明天想开新文,但我的存稿又没有……

    不知道能不能努力一把= =

    谢谢阿悦哟姑娘的手榴弹

    谢谢#水北、海苔、yoyo、=w=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