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平台 > 阎王 > 第153章 番外 .狂犬(五)

第153章 番外 .狂犬(五)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expo62.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廖远东的这句“和你……”让王郗瑭好半晌都没说话。

    廖远东也不急,只维持着原来的姿势看他,看的王郗瑭忍不住皱起了眉。

    “你能不能别这么神经?我跟不上节奏啊。”

    廖远东却全似无所谓,“不用跟上,你只说愿不愿意吧。”

    “你说呢!”王郗瑭的嗓门扬了起来,真是三句话都和这人说不到一起去,总能有理由把你活活气死,“我能有的选?!”都把人弄到这里来了,还装模作样废什么话啊。

    廖远东则玩着打火机,一下一下,那咔哒咔哒声无端的让王郗瑭心烦意乱。

    忽的,他停了手,抬头对上王郗瑭的目光。

    “有的选……“廖远东轻轻道。

    王郗瑭在他的这种语气下不由自主地笑了出来,但笑意却未达眼中,更多的仿佛是用来掩饰其下的骇然和震惊。

    廖远东这是想和他玩真的?

    给王郗瑭八个脑袋他也想不到会有这一天好么!

    平时路上偶遇就已经要死要活了,现在要被这疯狗牵回家里,还要朝夕相处?他王郗瑭还要命好不好!

    王郗瑭心里是这样想的,嘴里也忍不住这样说了。

    要不就是今晚被搞死,要不就是和这疯狗搅合在一起,以后一直被搞死,王郗瑭莫名地反问廖远东,“我脑子是有坑吗?”

    这样的回答显然达不到廖远东的要求,他丢了打火机,慢慢地站了起来,一脚就跨过横亘在两人中间的圆桌,背着大吊灯的身影仿佛一座山一样杵在王郗瑭的面前,低下头俯视着他。

    王郗瑭挺着背脊没动,当廖远东朝着他伸出手来的时候,王郗瑭的心一下子窜到了喉咙口。

    廖远东一把抓起他的领口将人提了起来,近距离的瞪着王郗瑭的眉眼,鼻尖相抵,连呼吸都相溶在了一起。

    廖远东说,“好好想……“

    王郗瑭同他对视片刻,垂眼点了点头。

    “行,你先放手。”

    廖远东顿了顿,松开了手。

    王郗瑭坐回了沙发上,一副打算好好思考的模样,可就在下一刻,他猛地抄起桌上的烟灰缸就朝廖远东的脑门砸去。

    他这一击非常突然且迅疾,之前也毫无征兆,王郗瑭想的是就算打不中对方也引开他的注意力然后逃跑,却不想廖远东不知什么时候就开始防着他了,那烟灰缸还未出手,王郗瑭的手腕就被他一把捏住了。

    廖远东微一使劲,烟灰缸便直接脱离了王郗瑭的掌控,而他这一下的袭击显然激怒了某人。

    廖远东反手用力一甩,王郗瑭就被他直接丢到了床上,膝盖被对方压住,双手也被制,廖远东在上方逼近他道,“一次两次我愿意陪着你玩儿,但每次都耍花样,就没意思了……"

    如果可以王郗瑭真他妈想直接狠狠咬下廖远东一块肉来,但他实在被气得脑子发胀眼前发黑,连张口的力气都没有了。

    廖远东却挺满意这样安静下来的王郗瑭的,他喜欢王郗瑭和他耍耍小聪明,或者肚里窝火面上还要强装镇定的模样,但就像他说的,多了,老不听话了,他就不乐意了。

    于是,廖远东对上王郗瑭冷厉的目光,又说了一遍,“好好想。”

    王郗瑭沉默片刻,动了动嘴唇。

    廖远东深沉的眼中不经意地掠过一丝期待来。

    然而王郗瑭说的却是,“我都不选……”

    廖远东眯起了眼。

    “那我替你选。”边说边探向王郗瑭的衬衫。

    王郗瑭身体一绷,终于咬牙道,“行,我选……我就当被狗啃了一口!cao完,你就滚!”

    廖远东解扣子的手一顿,下一刻手背上的青筋便隐隐的爆了出来,脸上一直保持的淡然神色也慢慢退了下去。

    说实话,他差不多能知道王郗瑭的意思,他也能接受王郗瑭两个都不选的结果,但是廖远东却不能接受王郗瑭宁愿搞完老死不相往来也不要好好和自己处处看的现实。

    哪怕一直以来对方都是被逼的姿态,但那时廖远东还没捧出自己的真心,他千载难逢的动了这样的念头,一腔赤城都被人当着脸像狗|屎一样的扔回来了,他伤的岂止是面子,简直是一点自尊都不给留了。

    那一瞬,廖远东的心情可想而知。

    他重又咧开了笑,只是这一次却笑得格外乖戾凶狠,看着让王郗瑭都觉得有些渗人。

    “那可是你说的……“

    留下这句似警告又似预示的话,下一刻,王郗瑭的衬衫便被直接撕|碎了从身上扯了下来。

    暴露的皮肤感受到房间里的空气时,王郗瑭忍不住抖了抖,紧张到嘴唇都变成了苍白。

    而他这样的惊惧倒反而安慰了廖远东暴躁的心,至少这家伙还有感知,还能体会到自己带给他的或痛苦或难熬的经历,总比他摆出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故作淡漠和不屑的姿态要好。

    廖远东猛地堵住王郗瑭的嘴,王郗瑭并没反抗,任他从里到外深深|浅浅的将自己吻了个天旋地转。

    而廖远东在退出后还嫌不过瘾,直接又一口咬住了那红|肿的唇瓣,那一下可是用了些力气的,当下便尝到了咸腥的滋味,廖远东直接伸出舌头一下下的顺着那血渍轻舔着伤口,添得自己的唇都被那颜色晕染的泛了红也没有停下。

    他一边亲着王郗瑭,手里也没停下,直接顺过那骨架匀称的上半身,向着下方而去……

    ……

    王郗瑭真是挺硬气的,接下来的时间,无论廖远东怎么折腾他,他从头到尾都没讨一声饶,没叫一声疼。

    不过廖远东那厮倒也不是胡吹,就他这种旺盛的精力,以前自己还吐槽他一天换一个pao友的频率会导致肾虚真是瞎了眼了,他应该一天十个才是,不把这种人榨干,留在世上是想祸害多少倒霉少年啊。

    当然,王郗瑭也佩服自己,能被这样的人翻来覆去的摆弄这么久还没死,他的命也够硬的,都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过了多少天,全身上下除了那地方勉强还会随着对方的节奏有些知觉之外,连嘴里都是麻木的了。

    而最后,当廖远东从他身上完事下来的时候,王郗瑭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活着了。

    好在,一切终于结束了,自己和他也算两清了。

    王郗瑭在彻底失去意识前,这么想到……

    再睁眼时,已经在家里了,也不知道廖远东是怎么把他弄回来的,总之家里的佣人似乎并不知道他发生的事情,也没任何怀疑,而自己的身上也是干干净净的,只浑身上下没一点力气。

    再看看日历,竟然已经过去三天了。

    王郗瑭望着天花板,有种恍若重生的感觉,但这心里堵着的一口气却怎么都下不去。

    他不得不把这句话又重复了一遍,就像在对自己确认一样。

    “就当……被疯狗咬了一口吧。”

    ……

    从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几乎快一个学期了,廖远东没有再和王郗瑭联络过,王郗瑭也几乎以为对方遵守诺言将自己忘记了。

    只除了寒假时,他无意中……姑且就当是无意吧,王郗瑭在附中门口遇上了廖远东,廖远东一把想将他拖到小巷里,但是王郗瑭没有再如往常那样顺他的意,也没兴趣听廖远东要说什么,他下了些力气反抗。

    正巧这时看见一辆出租车过来,上面又坐着纪悄,王郗瑭便趁机摆脱对方坐了上去。

    之后王郗瑭做好了廖远东会随着追来的准备,但是对方并没有,又和之前一样,他再次从王郗瑭的生活中消失了。

    午夜梦回王郗瑭偶尔会突然惊醒,仿佛又回到了那一个身不由己的晚上,感受着湿透睡衣的虚汗,王郗瑭也默默分析过自己的心理和行为。

    他觉得自己大概错了,如果一开始就让廖远东如愿的话,或许就不至于混到这么凄惨的地步了,可是那时的自己怎么愿意轻易认输呢?

    但是,现在应该也不晚吧,反正一切都会过去的,说什么当了真,想和自己处,不过是求而不得的不甘罢了,无论是他对自己说的话,还是造成的影响和伤害,自己都不该记在心上,忘了吧,忘了才能好好地生活,才能回到正常的轨道上。

    可是,尽管王郗瑭隔一阵就会这么自我安慰,尽管那人失了踪迹失了消息,但是他自己心里清楚,那一天他这窜到喉咙口的心就再也没有放下来过,哪怕填了志愿,度过了要死要活的高考,王郗瑭也没真正轻松。

    所以,直到那一天到来,他反而所受的冲击没有那么大了。

    看着寄到家里那张红彤彤的录取通知书上的a大时,王郗瑭有好一阵都是没有出声也没有表情的,然后他将通知书默默地阖上,坐在沙发上想了足足一个小时。

    纪悄曾对他说过,狗疯得对付不了了,就只能找主人了,这一直是被王郗瑭放在下下策的办法,可是如今,他觉得自己真的忍不下了。

    于是,他把之前廖远东给他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照片全打包成了一份,给主人寄去了。

    王郗瑭承认,他还是不够狠,他没选择告诉王享。

    他爸这个人,从小家境就好,走了这条路开始又一直顺风顺水,几乎没吃过大苦,所以王享的心气很高,他把他全部的时间和经历都扑在了这个上头,虽说难免有些随大流的坏毛病,但是王享真是实实在在在做事的,如果为了自己这么个破事,到头来努力了一辈子的东西全化为了泡影,王郗瑭怎么愿意,又怎么甘心。

    又或者结果未必有那么坏。

    可是王郗瑭却不敢赌。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微笑夏露扔了一颗地雷

    好时岩海苔扔了一颗地雷

    taotao0214扔了一颗地雷

    作死的节奏扔了一颗地雷

    么么大家~~~